欧冠联赛 > 欧冠联赛 > 第五十一章:夕阳红小队

第五十一章:夕阳红小队

  离开圣愈教会总部,苏晓拖着疲倦的身体向城内一家旅馆走去。

  半小时后,洛克旅馆三层的房间内,苏晓点燃一支烟,饱餐后腹中暖洋洋的感觉让他昏昏欲睡。

  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从隔壁房间内传来,躺在床上的苏晓熄灭手中香烟。

  “布布,你去让阿姆别打呼噜。”

  苏晓看了眼床头柜上震动的水杯,熟睡中阿姆的呼噜,堪比轻度地震。

  布布汪哼唧了一声,腿一蹬,表示它对阿姆的呼噜没办法,阿姆平常睡觉不打呼噜,但苏晓每次帮阿姆‘治疗’后,它都会打几天呼噜。

  “吵死了,就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吗。”

  美洛狄气呼呼的声音在门外传来,之后隔壁房间传来敲门声,没过多久,美洛狄说话的声音逐渐放低,隐约能听到:‘抱歉啊,打扰你睡觉,不不不,没什么影响,你继续睡吧。’

  在那若有若无的声音中,苏晓逐渐进入深度睡眠,虽然有些冒险,可如果再不好好休息,身体就要扛不住,后天他还要前往南部。

  苏晓这一觉足足睡了近20个小时,当他醒来时,只感觉神清气爽,之前隐隐作痛的左臂已经无碍,以他的身体素质加深度睡眠,对体力的恢复可想而知。

  房间内的木桌上,各类枪械零件整齐摆放,D·暗杀与寂灭公爵都被拆卸开,美洛狄正在一旁好奇的打量。

  “我们又要去猎巫了?”

  美洛狄对猎巫很积极,原因是【欧冠联赛】覆灭西港后她得到的那一大笔金币。

  “没错。”

  苏晓将D·暗杀的消音装置拆下,开始清理里面的火焰残渣。

  “这次是【欧冠联赛】哪,如果说对女巫的了解,就算是【欧冠联赛】南部,我也知道一些圣愈教会不了解的情报。”

  “是【欧冠联赛】吗,那就去南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美洛狄石化。

  “我刚才是【欧冠联赛】开玩笑的,你刚才也是【欧冠联赛】,对吧,嗯,一定是【欧冠联赛】的,哈哈哈,你真有幽默感,之前没看出来嘛……呜~我不要啊。”

  美洛狄说话时都有些带上哭腔,她还年轻,她还没尝试过男欢女爱,她还不想死。

  “这是【欧冠联赛】你的提议,作为合作者,当然要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  “巫猎人大人,放过我这弱女子吧,去南部?那里可是【欧冠联赛】女巫之国,没有平民的女巫之国。“

  “女巫多,也代表你能得到更多金币。“

  “我突然对金币没兴趣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晓看了美洛狄一眼,她马上蔫儿了。

  “真的,要去南部?”

  过了最初的惊恐,美洛狄眯起眸子,笑的像只母狐狸,她通过与苏晓相处的这段时间,发现苏晓不会做没把握的事,南部那种人类禁区,就算苏晓现在是【欧冠联赛】血猎人也不会轻易前往。

  “或许吧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

  美洛狄长舒了口气,虽然隐约还有些不安,可她依旧不相信苏晓会去南部猎巫。

  次日清晨,圣愈教会总部三层的会议室内,依然是【欧冠联赛】那张被严重虫蛀的方桌前。

  坐在木椅上的苏晓正在调试什么,时长戴上无线耳机仔细聆听,布布汪蹲在他脚旁。

  卡门笑眯眯的坐在对面,他昨天老树逢春,解开了压在心中十几年的心结,毕竟这次去南部很可能是【欧冠联赛】有去无回。

  嘎吱一声,会议室的木门被推开,一名独眼老头走进会议室,这老头壮的像是【欧冠联赛】一只熊,他背着的霰弹枪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枪,这就是【欧冠联赛】一门小口径的炮。

  “约瑟亚,听说你最近又被女儿教训了?”

  “哼,养女而已,当初就应该让她冻死在街上。”

  如熊一般的老头约瑟亚冷哼一声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可以看出,他与卡门的关系不算和睦,当然,这只是【欧冠联赛】明面上,两人毕竟并肩战斗大半生。

  “真热闹。”

  一名‘中年人’走进会议室,他虽然看起来不是【欧冠联赛】老头,实际上头发已经花白,三名老头中,其实他的年龄最大。

  看到这老头,苏晓有些意外,他在监狱赎美洛狄时,曾见过这老头一面,那时这老头正因醉酒呼呼大睡,没记错的话,他是【欧冠联赛】监狱的看守。

  咕噜,咕噜……

  看守老头刚坐下,就举起手中的酒瓶,连连饮下几大口,还打了个酒嗝。

  “就差冈特了,他应该不会迟到吧,很久没见到他……”

  卡门话音刚落,一名身形枯槁的老头推门而入。

  “冈特,好久不见……咦~”

  卡门刚要打招呼,就发现冈特的情况有些不对。

  “啊?”

  冈特疑惑的看着卡门,眼中明显有些迷茫,一旁的醉鬼老头笑了笑,他从约瑟亚背上扯下霰弹枪。

  “冈特,接着。”

  话音刚落,醉鬼老头抛出手中的霰弹枪,在这一瞬间,冈特的目光不再茫然,而是【欧冠联赛】变的异常犀利,他单手接住霰弹枪。

  女巫坟·冈特,这是【欧冠联赛】女巫对他的称呼,不仅是【欧冠联赛】冈特,其余三名老头也有各自的称号,这都是【欧冠联赛】杀出来的。

  醉鬼老头是【欧冠联赛】,破膛·克洛菲勒。

  独眼老头,溅血熊·约瑟亚。

  至于圣议员卡门,他被女巫们称为剔骨人·卡门。

  女巫坟、破膛、溅血熊、剔骨人,从这些称呼就能看出,这四人曾对女巫们造成多大阴影,要知道,这些称呼不是【欧冠联赛】他们自封,而是【欧冠联赛】女巫们给他们命名。

  四人中最狠的是【欧冠联赛】女巫坟·冈特,上了年纪的女巫们都知道一件事,就是【欧冠联赛】宁愿战死,也别落在女巫坟手中,那比死更悲惨。

  可昔日的女巫坟,如今已患上老年痴呆,好在看起来不算严重,当他握住霰弹枪时,眸子明显变亮了很多。

  看着这四名老头,布布汪狗脸一囧,卡门是【欧冠联赛】瘸子,约瑟亚是【欧冠联赛】独眼龙,克洛菲勒是【欧冠联赛】酒鬼,冈特是【欧冠联赛】老年痴呆,这夕阳红小队去猎杀厄运,让布布汪难免感觉前途堪忧。

  不过在几分钟后,布布汪打消这种想法,四名老头或许在体力不及年轻时,可他们更有经验,而且不惧死亡。

  “老伙计们,这次去南部可能是【欧冠联赛】有去无回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路上有酒喝就没问题。”

  “趁我清醒,死在南部也比老死光彩”

  很明显,这四个都不是【欧冠联赛】怕死的主,纯粹的敢死队不可怕,有经验,而且目标明确的敢死队才可怕。

  “好,我们去见教皇一面,有些事要和他交代一下。”

  卡门拎起一个布包,抬步向外走去。

  一行人在圣愈城内穿行,并不惹人注意,也没有欢送仪式,四十分钟后,城墙上的石屋内。

  一名神情严肃的中年人端坐在石屋内,他身旁还坐着名少年,少年有些心不在焉,似乎在想着其他事。

  “基本就是【欧冠联赛】这样,劳伦特,我们走了。”

  卡门等四名老头与那名中年人对坐,听到卡门直呼中年人的姓名,一旁的少年错愕片刻,很明显,他并不认得卡门,或者说,以他的权势还接触不到卡门,卡门本就不怎么离开圣愈教会总部,加上双方不在一个权力体系内,而且少年所在的权利体系并非世袭制,这少年继承不了他父亲的权势,除非他有很能力。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

  中年人正是【欧冠联赛】圣愈教会的教皇,圣愈教会另一脉权力体系的领导者,至于他身旁的少年,这是【欧冠联赛】他的子嗣,还未成年。

  卡门等四人与苏晓会合后,很快就出城,马车上,美洛狄的脸色惨白,她原本认为苏晓说前往南部是【欧冠联赛】开玩笑,可就在几分钟前,她见到了圣愈教会的教皇!这怎么看都不是【欧冠联赛】在开玩笑,教皇恰九饭诹孔临送行,似乎真的是【欧冠联赛】要去南部。

  城墙上方,教皇远眺那两辆逐渐驶远的马车,他身旁的少年满眼疑惑。

  “父亲,这些人到南部,虽然英勇,但不是【欧冠联赛】在送死吗……”

  “慎言。”

  教皇看了眼自己的第八子,最终只是【欧冠联赛】摇了摇头。

  “他们辉煌时你还在襁褓中,并不是【欧冠联赛】所有人都爱慕虚名,记住这些人,他们所做的事,是【欧冠联赛】我们没勇气做,也做不到的事,况且在这些人中,有一位就算是【欧冠联赛】卡门圣议员也称之为怪物的巫猎人,难以想象。”

看过《欧冠联赛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188直播  立博  一语中特  bwin体育门  新金沙  澳门龙炎网  超越故事网  007比分  365龙王传说  爱博体育